首页> 新能源> 正文

我国光热发电产业跨入历史性节点

来源:基奥资讯网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光热发电即将跨入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一个节点,这个产业十余年来的积淀将由此迎来爆发。


成都禅德-太阳能聚光热发电镜场生产线

  十年前,当时的光热发电先驱“德国太阳千年公司”总部技术人员和中国区代表投入了很大的心力积极推动中国首个商业化光热发电项目鄂尔多斯50MWe槽式电站的前期工作,但他们绝对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等待过程跨越了十年。

  十年间,这个身披中德政府间高技术合作光环的项目,演变成为2011年中国首个光热发电特许权招标项目,定价方式不尽合理、中标电价明显远离理性数值,结果可想而知:十年后的今天,在该项目当初规划选址的鄂尔多斯某地,依然一片荒芜……

  但十年的积淀夯实了中国光热发电的产业基石,技术体系逐步完善、产业链上下游日趋完整、人才资源及专利技术稳步聚集,政府主管部门和行业主导者对这一产业有了更加深入理性的认知,这些要素构筑了光热发电产业未来可持续稳健发展的不竭动力之源。

  历史性节点即将来临

  长期以来阻碍中国光热发电产业化进程的政策壁垒正在被逐渐打破。

  自2014年年初以来,国家能源局、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电力规划设计总院等职能部门先后于2月18日组织召开了“光热发电示范项目电价政策座谈会”、4月29日组织召开了“光热发电示范项目技术要求及申请报告大纲征求意见讨论会”,这两次会议对推进我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建设的相关问题进行了重点研讨,并形成了初步统一的框架方案。

  据参加上述会议的人士透露,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在会议期间发表了一些个人看法;他在讲到示范项目的建设规模时表示:“十二五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到2015年建设完成1GW光热发电装机,目前来看是没有希望了,但如果在2015年前能够开工建设1GW规模的项目,也是比较好的。”

  自2011年大唐新能源中标鄂尔多斯50MWe槽式电站以来,各大电力公司和投资商争相圈地规划开发光热电站,但除了中控德令哈10MW塔式电站以外,没有一家真正开工建设,大家普遍遵循的一条准则是“无电价,不动工。”

  示范项目和示范电价即将落地的预期已经获得整个行业的普遍认可。这也加快了开发商上马光热发电项目的决心和速度。中广核太阳能公司表示,中广核德令哈50MWe 槽式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已正式确定于2014年7月1日动工建设;“这次绝对不是简简单单放挂炮的事,是要动真格的了。”相关人士强调;事实上,中广核德令哈项目预期7月1日之前并不能完全确定取得示范电价的支持,但中广核目前显然已不再过多考虑示范电价何时给出这一问题;中广核太阳能总经理韩庆浩认为:“我们相信电价今年肯定是要给的,目前的重点是想办法把这个项目做好。”

  除中广核项目外,手握多地项目资源的五大电力公司和中控等民营开发商正在静静等待最后的发令枪响,一旦示范项目的相关申报规章落地,他们将积极进行项目申报以获得电价支持。华电新能源技术开发公司王佩明表示:“华电金塔项目目前仅差电价最后一关,一旦项目获批为示范项目并获得电价扶持,集团层面将立马为该项目大开绿灯。”

  据统计,目前国内各项目开发商拟开发并已经进行了一些前期工作的光热发电项目近25个,总装机约1600MW;正如开篇所阐述,十年的积淀在累积了一批优质区域开发项目点的同时,系统集成能力和产业链的上下游也日趋完整;在系统集成领域,有试验回路实战经验的公司如:中广核太阳能、中海阳等均已经逐步掌握了光热电站的系统集成能力,基本具备了建设好商业化光热发电项目的技术储备。

  对于装备的国产化,经过数年来的技术引进和自主研发,我国目前已经形成了具备商业化应用条件的关键装备制造能力;以直接聚集太阳能量的聚光反射镜为例,以中海阳集团控股子公司成都禅德为代表的高精度反射镜制造厂商生产的聚光镜,已经通过德国 DLR 和西班牙 CSPS等权威第三方机构的认证检测,质量工艺均已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其它主要装备如集热管、支架、跟踪驱动系统、控制系统、导热油、熔盐等产品的国产化水平也已获得巨大进步,基本能够满足商业化电站的需求。

  跨越节点赢得千亿市场

  据掌握的信息,国家能源局现已基本确定了我国光热发电产业发展的进度表,即2014年-2016年通过示范电价政策扶持完成一批商业化示范项目建设,2017年进入大规模开发建设阶段。

  相对于光伏产业的爆发性增长和大起大落,政府对光热发电的支持显得更加理性和务实。“这主要是因为光伏行业的过快发展带来了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政府不可能在光热发电领域重蹈光伏的覆辙,因此光热发电产业的发展要遵循稳健和可持续的主导思路,这也是更为良性和健康的产业发展道路。”华电集团表示。

  即便如此,光热发电的市场规模仍然不容小觑。假定以中广核德令哈50MWe 带7小时储热的槽式电站为参考,据公开数据,该项目的总投资约为19.4亿元(单位千瓦投资约4万元),以此粗略计算(不考虑不同技术类型的不同投资差异),1GWe 项目的总投资额约为400亿元。另外不可忽略的是,示范电价落地带来的重大利好将吸引更多投资进入光热发电产业,即便是没有获得示范电价支持的项目也极有可能在2017年前动工建设,因此2017年之前开工建设的项目基本可以肯定会超过1GWe。

  即使保守些预计,到2017年,这一产业经过前期的示范阶段后方迎来真正的爆发期;依然按照我国政府此前规划到2020年实现3GWe光热发电装机的最低目标计算,把相关成本下降的因素考虑在内,示范期后续的项目以带7小时储热电站的单位kW投资成本约3万元计算,则从现在到 2020年前,我国光热电站的累计市场规模将超过1000亿元的级别。

  其实,太阳能聚光的中高温(热电联供、联合循环)应用市场2020年之前绝不仅仅限于这规划中的3GW,中海阳集团董事长薛黎明在多个国际国内大型会议上均阐述过大能源概念:“在未来的10到20年内,新能源与传统化石能源在大多数场合是共生共荣、联合协作的关系,特别是太阳能光热发电(中高温应用)在煤、常规油气、非常规油气开采、运输领域的联合应用,其市场容量将极为巨大;国内现有光照资源一、二类地区的煤田、油田节能降耗、产能优化就能创造出一个过千亿元的中高温聚光光热市场。”

  多路资本将竞逐新蓝海

  据统计,截至2014年5月,全球在运行光热发电装机已超过4GW,在建和已列入规划的项目装机超过10GW;南非、摩洛哥、沙特、印度、中国等新兴市场的装机预计将在未来五年内实现快速增长。

  虽然相对于光伏装机而言,上述数字显得不那么耀眼;但必须要指出的是,世界(中国)未来的主导能源一定要是可再生能源(新能源),而且必须是可调度的可再生能源,只有可调稳定的电力才能充当电网的主力电源;光伏和风电的本质缺陷决定了其很难成为具备成本和技术竞争力的基荷能源,而光热发电搭配廉价储热系统已经被验证是可靠的、低成本的、且可承担基荷电力供应的绿色能源;光热发电的这种优良属性决定了其必然拥有极大的发展潜能,远看50年,这一产业有望成为能源电力体系的主导者之一;而这也是其能够吸引各方战略资本关注的根本原因。

  当前的光热发电市场对资本而言仍然是一片蓝海,中国光热发电市场即将正式启动的讯号已经被敏感的资本界人士所捕捉到。此前在上海举办的2014SNEC 光伏展期间,曾组织了一次光热发电圈内的聚会活动,力合清源创投公司合伙人潘海峰表示:“我们以前对光伏关注很多,但现在光伏产业已经没有太具价值的投资机会,所以很期待从光热发电领域挖掘一些机会。”

  最近一段时间我网对关注新能源产业的投资界人士进行了一次集中性的电话交流;譬如中关村发展集团的吴伟和中信泰富的张一星等均表示出对光热发电项目或产业链企业直接投资的浓厚兴趣。

  越来越多的资本界人士关注到了今年光热发电行业即将发生的利好变化,开始把光热发电作为其重点关注领域,这其中既有愿意参与光热项目融资的,也有愿意对成长型光热企业直接进行风险投资的;而他们大多都是新近几个月来才开始对这一领域进行重点关注的。

  另外一个关联话题:针对国务院、国资委近期宣导、资本界热议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光热发电行业内人士中海阳公司的薛黎明结合产业和资本明确表达了自己的观点:“2014年将成为中国光热发电产业破局的关键元年,混合所有制经济若能在刚刚处于全面启动期的光热发电领域先行先试,那开出来的花朵必然色彩斑斓、结出的硕果也定会耀眼夺目。”

  当然,对于中国光热发电这样一个拥有巨大潜力、且已全面启动的新能源产业来说,各路资本必将积极备战、蓄势待入,竞逐这片广阔的新蓝海……


南郑二手房 http://hanzhong.m.c21.com.cn/
基奥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