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数据> 正文

李飞飞让位军方密友,放弃不作恶的谷歌意在军方大单

来源:基奥资讯网
  

9月11日,谷歌云CEO黛安·格林(Diane Greene)在其官方博客宣布,华人科学家李飞飞将彻底回归斯坦福、卸任谷歌云AI负责人一职,而她的接替者是内基梅隆大学的计算机科学院院长安德鲁·摩尔(Andrew Moore)。

在外界正在猜测李飞飞真正离职的原因之时,有媒体却对其接任者Andrew Moore的背景进行了深扒发现,此次人事变动可能并不像大家想象中那样简单。

根据This is insider的爆料, AndrewMoore是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设立的人工智能特别工作组的联合主席。而CNAS的主要研究方向即在美国国防与国际冲突问题,是一个与美国军方联系密切的智库。

而路透社报道,早在2017年11月28日,CNAS已明确在报告中表达了对于利用人工智能改变战场的期待,称其或将改变中美军事实力平衡。同时,在CNAS今年7月份发布的《人工智能与国家安全》报告中,再一次强调了人工智能辅助下系统自动化对作战效率的积极影响。

AndrewMoore在组织中的作用,是与前美国国防部副部长Robert Work共同领导这个人工智能特别工作组,而该工作组有一“闻名”全球谷粉的项目,即此前遭到将近5000名谷歌员工联名抗议的军方项目——Project Maven。

不仅如此,媒体从 AndrewMoor的简历中还发现,Moore曾提参与过“恐怖威胁的侦测和监视”工作,他的名字还作为“事实调查贡献者”列在2017年9月的海军研究咨询报告的“海军部门的自主和无人系统”上。与此同时,Moore还在2017年的一次有关全球安全演讲中,提到了将数字个人助理纳入军事应用的可能性。

显然,无论是Moore自身的履历还是其对人工智能接入军事项目所持有的积极态度,都让谷歌此次聘用Moore为高管的举动意图明显:谷歌并不想放弃与军方的合作。

事实上,谷歌对与军方保持合作的热忱业内周知。

今年3月,谷歌与美国五角大楼合作的军事项目Maven被曝光以后,谷歌陷入了公司内外多方的责难和抗议;6月,谷歌迫于无奈宣布Maven在2019年结束之后将不再与军方续签,同时公布了AI使用的七原则,但并未直言“不与军方合作”。

相反,谷歌云负责人黛安·格林(Diane Greene)还公开表露,“我们将继续与政府组织合作开展网络安全,生产力工具,医疗保健和其他形式的云计划。”但被问及有关“生产力工具”是否可能为无人机袭击目标人员提供便利等问题时,谷歌方面却拒绝进一步回应——由此可见,即使有七原则在前,谷歌与军方的合作其实依旧会继续往前走,单看有多少内情被曝光了而已。

谷歌之所以想继续为美国军方打工,有业内人士分析称,除了政治上的企图(毕竟,谷歌一直以来都跟美国白宫保持密切友好往来),另一方面则是利益的驱动。

据《纽约时报》曝光的谷歌内部去年9月的电子邮件内容,早在谷歌接触Project Maven项目之初,谷歌高层便已经意识到会面临舆论的压力,但他们把更多的篇幅用在了讨论项目利益上。

谷歌高层认为军方是人工智能技术的主要“消费群体”,与军方的合作存在巨大的利益潜能。谷歌国防销售团队的艾琳·布雷克(Aileen Black)在邮件中还畅想了Project Maven给谷歌创造的营收额度,“总交易额为2500万到3000万美元,其中1500万美元是在未来18个月内完成。”“随着项目规模扩大,每年的预算预计达到2.5亿美元。”同时,她还提到一个名为JEDI的项目,称这一项目今后10年的总价值达到100亿美元。

如此大单加之又能给政府卖好,一举两得的好事也难怪谷歌会趋之若鹜。而此次任命跟自己观点一致,又能帮自己跟军方建立更“友好”关系的Andrew Moore为李飞飞的接替者,就显得更加顺理成章了。【责任编辑/熊文皓】

来源:IT时代网


老街新百盛 http://www.tlghost.com
基奥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