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剧歌舞> 正文

说了老腔,再谈谈秦腔

来源:基奥资讯网
  

【涨姿势】

今年的北京高考作文题目是《老腔》,朋友和我说,哎,你是陕西人,这题目搁你写就有得说了。有些赧然,虽是秦人,对老腔却是知之甚少,第一次知道还是因为朋友圈传疯了的谭维维演唱老腔的视频。当时心里一震——呦,我三秦大地还有这宝贝。对于一个门外汉来说,老腔听起来和秦腔都是拧着那么一股劲儿。后来才知道老腔属于关中地区的小剧种,是地方小戏,秦腔则属于大剧种。老腔,谈不上了解,但对秦腔,却是实实在在的熟悉。

大抵对于秦人来说,秦腔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记忆。小时候,家里电视频道少,一到周六,就只剩下了陕西电视台的戏曲栏目《秦之声》,每次看着电视里的人一开口就吼得红赤白脸的,又听不懂唱的都是些啥,可真是喜欢不起来,每次听着,总觉得心里急吼吼的。直到在外求学,偶尔听见乡音,哪怕是以前不喜欢的秦腔,心里的情绪也不由地被带动。

秦腔的魅力在于演绎历史,在于古韵声乐,在于倾诉情感。对我而言,唯一印象比较清楚的唱词却是源于乡下的白事。在我老家关中原上的乡下,村里有人逝世了,家里条件好的,就会叫来一个唱秦腔的戏班子,吼个几天几夜,一直到人入了土。

在荧屏前听秦腔、看秦腔和听戏班子唱感觉是不一样的。对于无病无痛正常逝去的老人来说,白事没有那么伤感,请来戏班子吼一吼也多了些人头攒动的热闹。唱戏的站在那儿,气势自成,哪管他人。常常听到突然一声“我的娘啊”(秦腔中的唱段),似乎集所有的感情于一点,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听的人也都虎躯一震。在这样的“野”场合听戏反倒比正式的场合来得过瘾,搁陕西话说,就是“太美气了”。

□秦怡(媒体人)

  (原标题:说了老腔,再谈谈秦腔)


日照水泥管厂 http://www.sdguili.com/
基奥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