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药资讯> 正文

医改告别“以药补医”,百姓受益是关健

来源:基奥资讯网
  

  告别“以药补医”,百姓受益是关健

  近日,北京市行政区域内参加改革的医疗机构根据《北京市分开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从各个方面积极进行医改的筹备准备工作。

  近日,北京市行政区域内参加改革的医疗机构根据《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从各个方面积极进行医改的筹备准备工作。《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于3月22日正式发布。

  今年以来,北京、陕西等省市试点医药分开改革,其中,北京医改于4月8日启动,3600余家医疗机构取消了加成,并通过设立医事服务费、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的办法来补充医院和医生的收入。目前来看,国家发改委推动的这一轮公立医院改革和北京医改的逻辑比较类似,通过取消药品加成降低医药价格、同时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来凸显医生等医务工作者的劳动价值。

  长期以来,以药补医机制是公立医疗机构重要的补偿渠道和收入来源。以药补医机制虽然曾经发挥过积极作用,但弊端越来越明显,一是刺激医疗机构多用药、用贵药,扭曲医疗服务行为;二是导致医药费用较快上涨,增加医保基金和患者支出负担;三是损害公立医疗机构形象,弱化公益性,加剧逐利性。据了解,北京市自2012年开始在5所市属医院实施了医药分开改革试点,取得了较好效果。2014年又陆续在延庆、密云两个区,开展了6所医院的扩大试点,也取得了预期效果。总的来看,试点医院服务行为更加规范,药品费用明显降低,医院收入结构得到优化,新的补偿机制得到确立,患者和医保基金可以承担。

  一直以来,“以药养医”都被认为是群众看病贵问题的罪魁祸首。这一制度始于20世纪50年代,当时为了维持公立医院生存发展,国家明确公立医院可以将药品加价15%后向群众提供。

  不过,药品价格虚高的问题还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之后才逐步出现。当时,随着医药代表这一职业的出现以及其它各种原因,医院销售的药品远不止加价15%,因此药品价格被不断推高,药价虚高的问题也随之出现。很多患者曾经吐槽,一些感冒药在药店只卖几块钱,但在医院的售价却高达几十块。由于医院的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于卖药,因此医生在开处方的时候往往字迹潦草,甚至打暗语,就是为了让患者在医院买药。

  此次,出台的《方案》其核心就是要全面破除“以药补医”机制,将公立医院由过去主要通过卖药品、用耗材、大检查等渠道获取收益、保障运行,转变为通过提供优质的诊疗服务、也就是卖服务来维持运转。今后公立医院的收入将从原来的服务收费、财政补助和药品加成收入三个渠道,减为服务收费、财政补助两个渠道,着力建立起维护公益性、调动积极性、保障可持续的运行新机制。

  此次,北京医药分开改革的目标,就是切断医院、医生靠开药赚钱的补偿模式,引导医疗机构、医务人员,通过提供更多更好的诊疗服务,获得合理的补偿。因此,此次改革全部取消药品加成(不含饮片),所有药品均实行零差率销售。在取消药品加成的同时,本次改革还新设置了医事服务费项目,其目的是补偿医疗机构部分运行成本,体现的是医务人员的技术劳动价值。开设医事服务费后,原挂号费和诊疗费取消。医事服务费的设立,加上同步实施的医疗服务价格规范调整,旨在取消药品加成后,为公立医院建立医疗服务价格形成机制及科学合理的诊疗服务补偿机制。

  近年来药品价格一直偏高,百姓反映强烈。在保证药品质量与安全的前提下,北京提出了药品阳光采购思路,其基本方法是向所有的药品生产企业公开药品质量指标、全国中标价格,向社会公开医疗机构采购、使用及品种变化信息,打破昔日药品价格等信息不透明状态,使所有药品实行零差率销售。预计通过药品阳光采购和竞争机制,药品价格将会有新的下降。

  近年来,已有福建、浙江、天津等省市先后告别药品集中招标,启动了新一轮的药品采购。与以上省市的药品集中采购相比,北京药品“阳光采购”的独特之处还在于,不强调通过行政命令或医保支付限价去降低药价,而是充分调动医疗机构作为采购主体的“参与感”,通过“动态比价”引入公开、透明的市场竞争机制。笔者认为医改不应只是让医疗机构和有关部门满意的医改,而应是让国家和民众满意、放心,让医业能够共同参与的医改。同时,医改也不是医学专家们的一家之言定乾坤,更应广泛听取相关行业、企业和广大民众的共同呼声,真实了解现阶段民众看病难、看病贵是否真正得到解决。毕竟医改与群众利益息息相关,任何细节修改和完善都是必要的,检验医改的成败,百姓有最终的发言权。

  另外,从北京的经验来看,取消药品加成会降低药品成本,4月8日医改三天北京市医疗机构累计节约药品采购费用3191万元。另外,由于会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这会导致患者向社区医院分流。根据北京市卫计委的统计数据,4月8日医改以来北京大医院门急诊量有所降低,社区医院则表现为增加。4月9日门急诊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8.1%,其中,三级医院门急诊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11.1%,二级医院减少3.4%,一级医院及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增加11.9%。因此,从北京的实践来看,这一轮改革目前有利于缓解看病难、看病贵,当然长期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在线客服 https://qidian.qq.com/module/service.html
基奥资讯网